400-8558965-803

说真的,国内实验室的安全教育有点滞后,没什么好洗的

2022年4月14日

说真的,国内实验室的安全教育有点滞后,没什么好洗的

我这个事,每当想起来就手脚冒汗。

我是做锂电池材料的,处理废物时都是直接丢到水里,然后再扔掉,最多就是冒点火星,没有任何危险,我也从来没有意识到其实化学是极度危险的,我认为国内这方面的安全教育有点滞后。

说真的,国内实验室的安全教育有点滞后,没什么好洗的

图片来源:Pexels

来到德国这个研究所的时候,我还是做锂电池。老板分给了我一个手套箱,不是新的,前一个博士毕业走了之后就一直空着,告诉我里面的化学药品已经被处理好,就剩一些瓶瓶罐罐,让我自己整理好。

那段时间我还没有经过安全培训,不能进化学实验室做实验,心说就先把手套箱收拾一下算了。国内的时候手套箱里有一个小垃圾罐,满了之后就带出来把垃圾扔掉。我收拾这个手套箱的时候,这里面也有一个垃圾罐,三四升的样子,里面有点东西,我就顺手带了出来,扔在水槽边,准备像以前一样把这些废物丢到水里再扔掉。那时我刚来,找不到大烧杯装水,就一直找啊找啊,然后我就发现那个被我带出来的垃圾罐冒烟了,这时正好一个同事进来实验室,发现状况后,立刻把那个垃圾罐挪到通风处里。来回震动下,这个垃圾罐里就冒出了火苗。

说真的,国内实验室的安全教育有点滞后,没什么好洗的

图片来源:Pixabay

这时我的第一反应是取灭火器,同事把我拦住了,说不知道这个垃圾罐里面是什么,不能用灭火器。眼看火苗越来越大,万幸,实验室的角落里有一桶液氮,我们就把这桶液氮倒了进去,火灭了之后密封好,我就又把这个垃圾桶放回了手套箱。

第二天我才知道,前一个用这个手套箱的博士做的是储氢材料氢化镁氢化钠,这种东西极其活泼极其危险,遇水就爆炸,处理这种废料要装到防爆罐里由消防人员取走,而这个垃圾罐里放着小半罐的氢化物废料,当时那个博士走的时候通知了消防队,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消防人员没有来,这桶东西就落在了手套箱里,我的老板也不知情。

说真的,国内实验室的安全教育有点滞后,没什么好洗的

现在我回想,这种物质如此活泼,我只是把它放在水槽边,湿度大的地方它就自己烧了起来。如果当时我很快地找到了大烧杯,装了水让后把这些废料丢进去,或者我同事当时没有进来,看到它冒烟着火了我很有可能会倒水进去灭火,如果这两种情况发生之一的话(发生的概率极大),小半桶的氢化物,足够把我炸的尸骨无存,现在的我是侥幸活下来的。

从那以后,我真的怕了,我才开始意识到,化学是危险的。

补充一点:

德国这边安全教育一年两次,所有人必须参加一次,否则不许进实验室工作。这种安全教育是非常系统的,从消防器材的选用和操作,到化学废料的分类处理,到防护装置的使用,到发生事故时的处理办法,到设备的辐射等级等等,面面俱到。每个人每年都要参加至少一次安全教育,跟什么初高中上课说的要注意安全不是一回事,也不是老板简单的提醒一句实验室时要注意安全之类的。我国内985硕士,三年就受过一次消防教育,其他安全教育为零。本科就只在大一时有安全教育课,后面大三大四要进实验室了反而没有安全教育。所以我说国内的安全教育普遍是滞后的,当然也有个别好的,比如北化,但是普遍来说,至少跟德国比起来,我们在这方面确实还有进步空间,这同样也没什么好洗的。

文章转自微信公众号“化浪视野”

知乎作者——醉壶仙,侵删。

  • 个人
    中心

  • 联系
    客服

  • 购物车

  •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