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8558965-803

搭上锂电快车,氟化工能否重回“黄金时代”?

2022年3月25日

去年的6-10月,氟化工板块迎来了属于它的“黄金时代”,无论是产品的价格,还是公司的股价,都基本实现了翻倍。

 

揭开表象看本质,事出反常必有妖。

 

传统的氟化工行业能在短期内迎来资本市场的青睐,更多的是因为供需端的严重失衡。需求端的增量贡献主要来自于两个方面:

 

新能源市场的大爆发;

 

第三代制冷剂的反转。

 

供给端看去,上游萤石、氢氟酸等从2019年开始,因为行业的整治(那只看得见的手),工厂的开工率都持续保持在低位,比如2020年氢氟酸的开工率不足60%。

 

就这样,跷跷板的两端失去了平衡。但氟化工行业毕竟是强周期行业,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行业从十月开始就逐渐走下坡路,从氢氟酸的现货价格就可见一斑。

 

来源:氢氟酸价格(生意社)

 

站在当下,再去看氟化工,我们能否展望出下一个拐点来临的时间?笔者今天就带你好好分析一波。

 

01

 

展开家谱,家族离不开它

 

我国的氟化工产业虽然在上世纪50年代才开始起步,90年代引起了国外的先进技术,进入21世纪后开始疯狂追赶。时至今日,我们氟化工相关产业链上的玩家已经超过了1000家,并且一跃成为氟化工产品最大的生产和消费国,成功实现了行业的“领跑”。

 

什么是氟化工?

 

氟化工是化工行业的一个子行业,包括一切生产含氟产品的工业。

 

我们生活中最近的一个概念是空调加氟后,会更制冷,这里的氟是指氟利昂,是氟作为制冷剂的一种应用。

 

氟化工产品分为无机氟化物和有机氟化物。

 

无机氟化工产品是化工行业的重要组成部分,产品包括氟化氢、氟化铝等,是机械、电子、冶金等行业的重要原料和辅料。氟化氢的常被用作化学反应中的催化剂,氟化铝是铝电解工业的生产原料。

 

有机氟化工产品,也是含氟聚合物,有着耐化学品、耐高低温、耐老化、低摩擦、绝缘等优异的性能,作为材料被广泛应用于军工、化工、机械等领域。主要产品包括聚四氟乙烯、氟橡胶、聚偏氟乙烯等,都是传统的氟产品,已在相关领域应用了近一百年。

 

随着新兴应用场景的发展,这些产品在光伏、风能、锂电池等行业也得到了应用。为区别这些领域与传统氟应用的领域,这些新兴的统称为高端氟领域。

 

“十一五”、“十二五” 期间,我国的氟化工行业高速发展,是国家战略新兴产业的重要组成部分,同时也是发展新能源等其他战略新兴产业所需的配套材料,对促进我国制造业结构调整和产品升级起着十分重要的作用。

 

在我国,氟化工行业具有特殊资源优势。氟化工的基础资源是萤石,萤石是与稀土类似的世界级稀缺资源,而我国是世界萤石资源大国,在资源方面充足,占据充足优势。

 

根据中国氟化工行业“十三五”发展规划,我国各类氟化工产品的总产能超过500万吨,产量超过300万吨,销售额超过500亿人民币,已成为全球的生产和消费大国。

 

氟化工是我国具有特色资源的优势产业,产业水平在国际上具有较高的地位。近年来我国氟化工基础及通用产品产量占全球的55%以上,已成为世界氟化工产品产销大国,形成了无机氟化工、氟碳化学品、含氟聚合物及含氟精细化学品四大类氟化工产品体系和完整门类。目前,我国氟化工年产值超过600亿元,产业年增速在15%以上。

 

展开氟化工巨大的产业链图谱,其壮观程度丝毫不亚于煤化工、氯碱化工。

 

氟化工产业链以萤石为起点,中上游主要为氢氟酸及氟化铝等,并延伸出氟制冷剂、含氟聚合物、含氟精细化学品和无机氟化物四大类,终端产品为空调及汽车用的制冷剂、工业含氟新材料、半导体领域中极其重要的电子级氢氟酸等。

 

氟化工产业链中,随产品加工深度增加,产品的附加值和利润率成几何级数增长。

 

目前四代氟制冷剂、含氟精细化学品、含氟聚合物等产品均处于起步及成长阶段。

 

当前氟化工产业市场容量最大仍为传统的制冷剂行业,但氟橡塑及氟精细化工凭借其广泛的用途及优良的特性正加快在各领域的渗透。

 

氟化工产业链

 

但是人无远虑,必有近忧,作为不可再生的资源,从近些年萤石的产量和自给率来看,老天给我们的优势正在逐渐丧失(自给率已经跌了3%),有些地区已经出现了过度开发的问题。所以庙堂在规范萤石开采的同时,也有意减少了每年的萤石出口量。

 

往下游看,虽然氟化工的产品用到了各行各业,上至航空工业,下至涂料,但是从工艺上来说,绕不过去的就是氢氟酸这哥们(萤石和硫酸反应生成)。但是它可是剧毒,对皮肤有着强烈的腐蚀作用。

 

做个不恰当的比喻,从萤石到下游产品,都得经过氢氟酸这座独木桥。只要过了桥,前方就是光明大道。

 

02

 

这座独木桥上,风景如何

 

作为最重要、毒性最大的氟化工中间体,氢氟酸也被列为重要化学品监管范围。从当前国内玩家的产能来看,呈现出行业分散、没有绝对龙头的格局。

 

氟氢酸当前产能情况(万吨)

 

由于这种格局,行业玩家就更希望通过扩产能、抢市场的方式,获得更大的蛋糕,因此也导致近些年行业经常会出现供过于求的局面,从氢氟酸的产能利用率数据及可以看出,近些年开工率多维持在60%以下,要不是监管部门屡次下场调查,关停非合规企业,从供给端解决问题,氢氟酸的开工率可能更低。

 

所以笔者其实并不十分看好氢氟酸这个环节,但是也不至于一棒子打死,毕竟还是笔者一向的观点:在夕阳中找机会虽然难,但找到就是赚到。

 

那什么是氢氟酸的结构性机会呢?笔者认为是电子级氢氟酸。

 

乍一听你可能觉得陌生,但它主要用于集成电路芯片的清洗和蚀刻,同时也应用在液晶显示屏等领域,它的生产工艺技术壁垒更高,所以产业附加值也更高,曾经主要被日韩的玩家所垄断,而且日韩两国之间也对氢氟酸搞起了出口管制的贸易保护主义,可见其重要性。

 

世界上仅有少数玩家可以生产电子级氢氟酸产品,特别是高端产品。从2020年开始,本土玩家开始突围,比如浙江凯圣已经成功打入韩国半导体企业的氢氟酸供应链,从企业名字中就体现出对氟化工行业专注的多氟多(002407),也已经在电子级氢氟酸上发力,实现了5万吨/年的产能。5万吨什么概念,我国2020年全年电子级氢氟酸进口+出口量也就3.8万吨而已。

 

结语

 

开篇我们提到的氟化工下游的增长点,比如电解液六氟磷酸锂、PVDF、制冷剂(比如R142b),目前还靠谱吗?

 

随着去年年中开始的供需失衡,价格高企,行业玩家纷纷开始增加新产线,提高开工率,加班加点奋战在一线,产能爬坡明显,现在已经到了供需博弈的阶段。今年下半年各玩家的生产线将迎来投产,价格回落将成为大势所趋。

 

所以,要想复制去年的高景气度行情,或许是可遇不可求了。

  • 个人
    中心

  • 联系
    客服

  • 购物车

  •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