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8558965-803

原油“失控”,化工品迎“涨价潮”:十几家化工厂停产,狂飙的油价是如何影响产业链的?

2022年3月11日

近期油价面临再次大幅攀升风险,原油作为“大宗之母”和重要战略储备,一直备受关注。布伦特原油一度逼近140美元,WTI原油期货一度突破130美元/桶,均创下2008年以来新高。

 

国内能化品继续上演涨停潮,高油价冲击塑料行业下游,多工厂降负运行。供应和成本双重压力下,国内外企业纷纷发函宣涨。

 

一、高油价影响传导至下游,多工厂降负运行

 

随着国际油价创下14年高位,这一全球“大宗商品之王”价格飙升的影响,开始向石油化工产业链的下游扩散,塑料行业首当其冲。

 

业内人士表示,随着利润率因成本的飙升而被挤压殆尽,许多塑料生产商已减少了生产活动,这是油价飙升所导致的需求破坏可能蔓延到其他行业的首个迹象。

 

 

 

据多位行业内的贸易商透露,亚洲一些制造石化产品的工厂的运营商,已经将加工率降至了80%,这些塑料产品通过会被用作生产儿童玩具到汽车内饰等众多产品的关键材料。在以往,这些被称为石化裂解厂的设施通常是满负荷或接近满负荷运转的。

 

这些贸易商指出,原油价格的飙升和对来自俄罗斯的石油衍生商品石脑油的供应前景存疑,正对韩国、中国台湾和马来西亚的裂解厂生产塑料的经济性提出了挑战。这也是俄乌冲突可能导致那些依赖上游原材料的行业面临经营困难的一个早期迹象。

 

据行业咨询公司FGE的数据,亚洲多达15%的石脑油进口来自俄罗斯、黑海和波罗的海地区。

 

石脑油是以原油或其他原料加工生产的用于化工原料的轻质油,主要用作催化重整和裂解等化工工艺的原料,其下游产品包括乙烯、丙烯、丁二烯等一系列化工品。

 

目前,许多石化工厂已经暂停了从俄罗斯的采购,并对是否要在油价如此高的背景下在其他地方购买石油感到犹豫不决,这些石化工厂的成品需要大约六周左右才能生产完毕。

 

高昂的运费也加剧了成本方面的挑战,并导致企业宁愿现在就削减生产活动,也不愿冒巨大损失的风险。

 

用于生产塑料的乙烯和丙烯在内的商品的利润率本来就很低,而自俄乌冲突爆发以来,相关行业的利润率已进一步缩水。

 

FGE高级分析师Armaan Ashraf表示,“对于亚洲的裂解厂而言,形势非常不明朗。”他表示,在原油价格高达每桶130美元的情况下购买石脑油“风险很大”。他还补充称,至少一个月的生产利润率都将维持在较低水平。

 

据相关贸易商表示,中国台湾的台塑石化公司正将其麦寮工厂裂解装置的运转率降至80%至85%;韩国乐天集团旗下的乐天化学泰坦公司也已将其马来西亚工厂的运转率降至90%以下,并计划在市场条件恶化时进一步降低。

 

 

 

与1月初不到10美元的现货溢价相比,面向亚洲交货的石脑油即期价格与1个月后合约的溢价已超过了30美元/桶。现货溢价的程度正反映出市场对极度紧张的供应状况感到焦虑。

 

二、石油危机影响市场的逻辑

 

1、宏观层面

 

1)油价的上涨首先带来工业生产领域成本的提高,对PPI上涨产生直接效应,而PPI上涨导致工业产品产销能力的下降。

 

在前述三次石油危机期间,美国工业总产值均出现下滑,其中,第一次石油危机期间下滑程度最大,工业总产值从1973年10月的1.46万亿美元降到1975年6月的1.31万亿美元,降幅达8%。第一次石油危机期间,各行业PPI波动幅度也最大。

 

具体到各行业成本提高程度,则会随着用油程度的不同有所差异。从历次石油危机来看,燃料相关产品及动力、化工及相关产品和金属及金属制品相关行业PPI同比涨幅最大,纸浆及纸制品、橡胶和塑料制品以及纺织品和服装行业PPI同比涨幅相对较小。

 

2)油价的上涨通过价格输入效应和收入转移效应传导使得CPI走高,进而抑制投资和消费。

 

 

 

一方面,由于原油在CPI中占有重要权重,国际油价走高,影响国内油价及相关石油化工产品成本增加,直接作用于一篮子商品。同时,油价通过PPI产业链向下传导,柴油、煤油、燃料油等工业制品成本增加,随后金属制品、塑料等价格也会因此上涨,交通运输、邮电等行业陆续上涨,从工业领域生产劳动成本到商品服务业领域消费价格最终都会上涨。从而引发投资、产出的下降。

 

另一方面,油价的上涨,使得OPEC等石油输出国获得大量的石油美元,货币资金流动性提高,直接导致通胀的产生。而对于石油进口国,油价上涨,使得真实货币余额减少,消费者会增加对其他产品的替代需求,在供给不变的情况下,带来社会需求增加,引发通胀。

 

CPI与个人消费和投资均呈现明显的负相关关系,并且对个人消费的作用很快呈现。第一次石油危机期间1973年至1974年,美国CPI同比由6.2%上升至11.0%,美国个人消费支出不变价增速由4.95%降低到-0.84%,固定资产投资由13.39%降低到6.38%。第二次和第三次石油危机期间也表现出同样的趋势。从时间效果来看,CPI的上涨会立马对个人消费支出产生抑制作用,而对于投资的作用会有一些时滞。

 

三、供应和成本双重压力,国内外化企齐提涨

 

近日,国际钛白粉巨头特诺发布公告,称由于不可抗力因素,钛白粉暂时停产,预计停产时间在两周左右。此外,还有十几家化工企业也于近期表示,遭遇不可抗力或事故问题,货源紧缺,有些甚至表示将中断数周。

 

盛禧奥瑞士公司暂停部分PC、PS、ABS、SAN产品的报价,时限一周。

 

乐天宇部合成橡胶公司丁二烯橡胶厂(LUSR)发生大火;

 

北美最大的炼油厂之一的马拉松石油公司工厂近日发生剧烈爆 炸,导致5名员工受伤。

 

印度最大的PTA生产商(MCCI,系三菱化学印度尼西亚子公司)工厂发生爆 炸,导致部分化学物质外溢,事故造成6人受伤;

 

韩国YNCC裂解装置一号线遭受雷击导致停车;

 

越南NSRP由于蒸汽涡轮发电机故障导致火灾,随后关闭了该工厂产能37万吨/年的PP装置;

 

ICCChemical遭遇不可抗力,将影响所有Doverphos®系列产品,包括所有液态有机亚磷酸酯、三苯基亚磷酸酯(TPP)、液态绿色亚磷酸酯(LGP)、三壬基苯基亚磷酸酯(TNPP)和所有固态亚磷酸酯,包括S-9228等;

 

科思创宣布,因勒沃库森的盐酸物流中发生不可预见的突发事件,HDI、IPDI供应遭遇不可抗力;

 

道达尔能源宣布,位于法国巴黎贡夫勒维尔工厂的聚丙烯共聚物(PP-C)发生不可抗力,产品供应或中断数周。

 

另外据统计,2022年3月PP、PE炼化企业检修装置继续增加,国内外PP涉及检修产能近400万吨,国内PE涉及检修年产能418万吨。

 

供应端的不可抗力,叠加原油、天然气持续暴涨,近日,攀枝花天伦化工发布涨价函称,即日起TLA型锐钛及TLR型金红石粗品钛白粉,国内价格上调600元/吨,外贸价格上调150美元/吨,这也是国内首个跟涨的钛白粉企业。年初以来,巴斯夫、杜邦、帝斯曼等多家国内外化工企业不断发函调涨,涨价已经安排到了4月。

 

四、对中国的总体影响

 

3月7日,在国务院新闻办举行的“坚持稳字当头、稳中求进,推动高质量发展取得新进展”新闻发布会上,有媒体提问:俄乌局势不断升级,国际油气价格进一步攀升,中国有没有什么计划来保证能源的供应?会否考虑增加进口?有哪些适当的进口通道中国可以利用?

 

对此,国家发展改革委副主任连维良表示,近期俄乌冲突升级,对全球能源市场带来冲击,国际原油、天然气价格进一步攀升。由于中国原油、天然气外采比例较高,因此肯定会受到影响,进口成本客观上会有所抬升。但总体上看影响是可控的。

 

这是因为,中国一方面是能源消费大国,同时也是能源生产大国,因此能源供应总体是有保障的。中国原油、天然气进口来源已经多元化,而且长期合同占比很高,只要各方按合同履约,进口能够保持总体稳定。

 

同时,中国正在大力推动可再生能源高质量发展,加快实施可再生能源替代,清洁能源的快速增加也将有效对冲和减缓外部影响。过去一年,在我国能源消费总量中,清洁能源的占比提高了1.2个百分点;在过去一年的全国发电量中,来自风电光伏的发电量占比提高了2.2个百分点。另外,我国目前的CPI处于低位,将采取综合措施来缓解输入性通胀的影响。

 

对于如何保障能源安全稳定供应,连维良表示,具体说是“三个着力、一个守好”,着力增加产能,着力加强储备,着力保供稳价,坚决守好民生用能底线。这些措施的核心是两个字,一个“增”、一个“稳”。“增”就是增产能、增产量、增储备、增供应,“稳”就是稳进口、稳价格、稳预期。落实好这些措施,有把握保障能源安全可靠供应,而且在这个过程中,有序推进能源绿色低碳转型。

  • 个人
    中心

  • 联系
    客服

  • 购物车

  • 返回
    顶部